24小时咨询热线:0791-88591685
电 话:0791-88591685
传 真:0791-88591735
QQ在线:1592684596
邮 箱: puhua@gamil.com

【金融头条】 “破7”之下 浙江外贸企业“穿越”汇率波动

[ 时间:2022-09-20 点击: ]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汪青 “9月15日存款降息的消息一出,我们就知道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要破7。”施晨佳说。
 
施晨佳是浙江宁波市宁兴优贝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及创始人。作为从事外贸行业十余年的老兵,她对于汇率变动一直保持着敏锐的观察。
 
前段时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波动比较大,她还和银行以及外贸同业的朋友讨论,汇率会不会瞬间就冲破6.99的防守点。
 
“没想到汇率降下去没几天,今天就直接突破7了。”9月15日,施晨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9月15日,国有大行齐齐下调人民币存款挂牌利率,离岸人民币(CNH)对美元汇率盘中跌破“7”关口,最低贬至7.0183;在岸人民币(CNY)对美元汇率也逼近“7”关口,最低触及6.9962。9月16日,CNY也跌破“7”关口,这是时隔两年时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再度“破7”。这是因为在全球通胀、美联储激进加息及强势美元周期背景下,中美利差倒挂加速,令人民币汇率承压。
 
施晨佳说,虽然外界都说7只是一个心理关口,没有太大的本质意义,但是对贸易公司而言,短期内还是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冲击。
 
她算了一笔账,如果进口量按每月6000万美元计算,月汇率近期上升波动1%-2%计算,月成本将会上升60万-120万美元,对公司效益的影响就比较大。
 
汇率涨跌牵动着外贸企业的神经,作为东部沿海主要外贸省市的浙江,其外贸人也在经历几家欢喜几家愁。
 
潮起
 
尤天刚坦言,作为外贸出口企业实际上早就已经习惯汇率的“双向波动”,人民币兑美元贬值表面上出口企业的利润可以直接得到提升,但是做生意的都是图业务可持续,因此最终的结算价格并不完全由汇率决定。
 
尤天刚是浙江义乌市茂联进出口商行总经理,公司主要以出口机械和汽车零配件为主。
 
“比如近几天,汇率波动比较大,此前签订短期合同的客户就希望公司可以打折销售。说实话,现在世界经济都不太好,我们主要出口的国家是欧洲和南美,为了今后生意的可继续,商量到最后都会做一定的让步。”尤天刚说。
 
今年一季度开始,尤其是二季度以来,汇率波动受多重因素影响,俄乌战争局势、美联储加息、我国外贸开局平稳……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整体呈现“先升后贬、双向波动”的态势。
 
施晨佳掌舵的贸易公司全年进出口额超65亿元,因此早已将汇率波动纳入日常的经营和财务决策中。“汇率波动对外贸企业外汇结算产生影响,但只要汇率浮动不超过15%,对B2B外贸企业的影响就相对较小。一般而言,B2B外贸企业都有自己的供应链,且大部分具备较强的粘性,不会因为小范围的汇率波动造成客户的流失”。
 
李军龙也对近期的汇率波动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他是浙江杭州市路易行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从2010年开始创业做出口贸易。
 
“汇率波动就像涨潮一样,有潮起就有潮落。比如说前几年行情比较差的时候,人民币兑美元甚至由6.9涨到6.1。但是眼下,肯定对我们这些出口的企业比较友好,最起码你的利润上‘平白无故’就多了一部分。做生意本就是起起伏伏,有时候我们在汇率上讨点便宜,有时候我们又要吃点亏。所以,我们会重视汇率的波动,但是不会特别看重。”李军龙说。
 
李军龙运营的公司主营捕捞类渔具,客户大多集中在非洲和东南亚国家这类发展中的国家,每年的销量额基本上稳定在300万美元左右。
 
在此轮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的情况下,李军龙大概算了一笔账,手中单子在结汇时直接就可以多个十万块钱。但是,后续洽谈的订单,客户就会要求我们在价格上适度的让利。
 
因而,李军龙认为,汇率波动不管对于进口企业还是出口企业的影响都不是绝对的。由于客户大多集中在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形势整体不乐观的情况下,这些客户所在的国家经济基础本就薄弱,受到的冲击更加严重。
 
“比如我们非洲国家的客户就相对比较多,在和他们的沟通中,就能很明显的感受到美元升值后,造成非洲本币贬值更严重。不能短期有利于我们,就不顾客户的压力,并且客户本币贬值严重导致市场销售不佳,会给他们的支付带来压力,最终还是会传导到我们。那不如我们稍微让利一部分,让生意可持续下去。”李军龙说。
 
全球通货膨胀下,特别是能源和食品的价格上涨比较严重,导致消费者的采购能力下降。李军龙翻看公司业绩报表时,就会发现休闲类垂钓渔具销售情况不如以往,作为生产必备工具的商业捕捞渔具,其客户购买更新换代频率也在降低。
 
同属于小微外贸企业公司负责人的尤天刚和李军龙有着相同的感受。
 
“比如我们公司,全年的业务量大概200万美金不到,规模相对来说比较小。正常的汇率波动对我们这类企业而言影响非常有限,基本上都可以正常的消化掉。那对于我们来说,可能就会更加注重客户订单的维护,让生意做的更长久一些。”尤天刚表示。
 
作为外贸人,尤天刚切身感受到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寒气”。“新冠肺炎疫情后的两年,我们的整体销售情况都还算不错,经常订单都来不及做,但是今年订单萎缩就比较严重,有些做服饰或者文具的企业订单甚至缩减了五六成。”尤天刚说。
 
潮落
 
作为一家以进口为主的国际贸易公司掌舵人,施晨佳最近有点“烦恼”。
 
“今年国内外政治经济环境复杂,比如俄乌战争、能源短缺、通货膨胀、美元不断加息等等因素叠加影响,导致各国币种对美元的汇率不稳定及对全球供应链的巨大冲击,世界主要货币中日元、欧元、英镑本年对美元贬值近20%,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也近10%,这对公司业务的销量和利润都有着较大的影响。”施晨佳表示。
 
作为一家以跨境进口为主的国际贸易公司,施晨佳的公司全年销售额超过60亿人民币,代理品牌超过一百种,汇率波动的影响威力不小。
 
据了解,除了日本和新西兰的业务,其他地区和国家都是以美元做结算。人民币贬值,短期内进口成本上升会直接影响进口采购额,且导致下半年进口量的预计性下降。
 
好在公司跨境出口商品也是以美元结算,人民币贬值短期内带来效益向好,目前公司出口收汇的外汇主要还是用于跨境进口付汇的汇率对冲。但是考虑到全球供应链不稳定,长期性汇率双向波动还是需要公司提前做好采销策划。
 
不光进口企业有点“烦恼”,向银行申请美元贷款的企业压力也有点大。“比如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向银行借的就是美元贷款。现在汇率波动这么大,那么他们的还款成本就一下子推高了。”李军龙说。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脚步不断加快,外贸企业也在不断尝试以人民币作为结算方式。
 
“我个人是觉得人民币国际化肯定是未来发展的必然,目前我们的业务主要还是以美金结算,但是实际上我们其实也在考虑是否可以引导一些国外品牌去接受人民币结算。比如我们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往来,之前是美金结算,现在基本上都可以让这些公司接受人民币结算。”施晨佳说。
 
在施晨佳看来,以人民币结算在实际贸易过程中遇到的最大难点,就是国际上大多银行在做人民币结算时收取的中间费率比较贵,提高了结算综合成本。
 
“比如我们在做人民币结算时,首先遇到的就是国外银行接不接受以人民币做结算,另外一个考虑因素就是中间费息的问题。综合考虑下来,如果中间费用成本较高以及结算便利度不够的话,可能还是会选择美元或者其他币种结算。”施晨佳说。
 
对冲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经经历了两轮贬值,其中本轮人民币汇率下跌始于8月15日央行下调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同时美元指数不断刷新20年新高。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一家已具规模的国际贸易公司,近段时间施晨佳不仅公司内部频繁讨论汇率波动的问题,与银行及同业的沟通也大幅度增加。
 
“可能对于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而言,汇率波动的影响有限,甚至有些小外贸公司的老板愿意搏一把赌汇率。但是作为我们这类型的企业,更多的则是考虑减少风险,然后才是考虑能不能赚到更多的钱。”施晨佳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在与相关部门沟通的时候也了解到,国家是不提倡通过汇率波动去盈利的投机心态。
 
在今年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跨周期调节进一步稳外贸的意见》指出,当前,我国外贸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不平衡因素增多,外贸运行基础并不牢固。基于此,提出包括提升外贸企业应对汇率风险能力在内的共15条政策措施,强调要引导外贸企业树立汇率风险中性意识,提升外贸企业汇率避险意识与能力。
 
施晨佳认为,影响汇率波动的因素非常多元,今后汇率“双向波动”也是常态。针对跨境经营中面临的汇率波动风险,作为一家进出口兼营的企业,既有收汇又有付汇,可以在收支两边做到汇率风险的自然对冲。
 
“此外,我们平时和银行的交流也比较多,他们也会给我们提供一些各类汇率避险工具的建议。比如如果做远期信用证交易的话,都会在交单日之前去做一些锁汇的动作,以减少风险是第一位,尤其是今年的行情下,然后才会去考虑说能不能赚到钱。”施晨佳说。
 
作为小微外贸公司,考虑到操作便利度等因素,李军龙大部分时候都会使用锁定汇率的方法,使自己因汇率风险而遭受的损失降低。
 
“有时候在签订买卖合同之前也会采取一些防范措施,比如对商品价格进行适当的调整,可以降低产品生产厂的代理价格,同时也可以将产品价格提高到进口产品的水平,从而避免汇率风险。”李军龙说。
 
而汇率涨跌之时,潮起潮落之间 ,类似施晨佳、李军龙这样的浙江外贸企业,除了秉承长期主义,维护客户订单,以及对冲汇率风险之外,更希望全球经济少点寒气,多点景气。
波场官网中文版 波音平台全网
波音线上网站 波音网赌
波音公司官网 波音平台评级网
波音线上网址 波音平台查账网址
网投网址大全波音 波音直营网站
波音平台英文 电话:0791-88591685  地址:南昌市湖滨南路